E星体育-官方网站-E星体育平台
 ※ 返回首页 ※ 在线留言  ※ 联系我们
钣金加工一站式制造供应商
设计定制、生产加工、整机装配、设备接线
客户咨询服务热线:
048-926175011
东西方人谁更易得抑郁症?全球有超过4%的人患此病|E星体育
您的位置: 首页 > 新闻中心 > 公司新闻 > 东西方人谁更易得抑郁症?全球有超过4%的人患此病|E星体育

东西方人谁更易得抑郁症?全球有超过4%的人患此病|E星体育

作者:E星体育    发布时间:2021-09-04 00:22:03     浏览次数 :


本文摘要:与东方文化(中国、日本、韩国等)相比。

与东方文化(中国、日本、韩国等)相比。),抑郁症在西方文化中更为普遍(美国、法国、德国、新西兰等)。)。

这就指出抑郁症不仅成为了现代的“流行病”,而且有其文化特异性。在过去的20年里,抑郁症仍在迅速发展。

根据联合国的数据,在世界范围内,精神疾病每年的费用高达1万亿美元。这主要归因于生产力的丧失,生产力的丧失一般来源于患者不能长时间工作或应付日常生活。

“抑郁症是仅次于长期生活障碍的第二大因素,也是当今世界身体和精神障碍的主要原因。”世界卫生组织精神健康和药物滥用部的丹齐泽姆博士在今年的新闻发布会上透露了这一点。同时,有研究表明,有一个非常有趣的模式:抑郁症在西方文化中更为普遍(美国、法国、德国、新西兰等)。)比在东方文化(中国、日本、韩国等。

e星体育平台

)。这就指出抑郁症不仅成为了现代的“流行病”,而且有其文化特异性。目前,有2.5亿人患有情绪障碍。

世卫组织的研究表明,世界上多达4%的人口患有抑郁症。全球约有2.5亿人患有情绪障碍,包括恐惧症、惊恐障碍、强迫症和后遗症后焦虑症(PTSD)。

情绪障碍可能与抑郁同时再次发生,也可能导致抑郁。大约80%的精神病人生活在低收入和中等收入国家。

对于特别容易抑郁的几类人来说,年轻人的压力比任何一代人都大。"另一个‘目标群体’是已经分娩或刚刚分娩的妇女."齐泽姆博士说,“抑郁症在本世纪末非常普遍。

大约15%的女性不仅没有感到深深的抑郁,而且属于可以发生的抑郁症。”事实上,女性抑郁症的患病率是男性的1.5倍。另外,有些外向的人更容易受到伤害。对于许多激进化和预防抑郁症的问题,世卫组织正在积极开展——“让我们谈谈”运动,以阻止人们对“抑郁症”的种族主义和误解。

“如果我们想把抑郁症和其他精神障碍带入阴影,我们必须从能够谈论它开始。”齐索姆说。研究幸福容易导致擅自抑郁的问题是解决问题的开始,但远远不够。墨尔本大学心理学院研究员布洛克巴斯迪安(Brock Bastian)指出,目前对抑郁症的化疗仍侧重于个体层面。

在抑郁症已经超过疫情水平的情况下,只关注个体是不合理的。以前的研究表明,抑郁症在西方文化中更为普遍。如果一个人一生中更容易受到抑郁症的影响,日本是7%,法国是21%。

如果周期为一年,在此期间,北美男性复发重度抑郁症的概率为3%至5%,女性为8%至10%。Bastian和他的同事们仍在研究西方文化价值观是否促进了抑郁症的流行。在一系列实验中,他们发现除了快乐,其他因素也与抑郁的减少有关。

E星体育

无论是在广告牌上,电视上,杂志上,还是网上,广告主都在尽最大的努力去悬挂自己的产品和快乐。社交媒体也成了理想化的笑脸“生产基地”。

这给我们一个独特的印象,——。决定我们是否幸福的标准是我们是否幸福。羡慕幸福或者期望别人幸福当然是好事,但是当我们坚信自己应该,或者一直持有这种感觉的时候,问题就经常出现了。

我们的负面情绪是不可避免的,它们往往只是调节我们情绪的过程。而负面情绪则是出于“冷落”的不存在,被理解为结束的标志,一种错误的情绪。调查不能传达负面情绪。有压力。

为了研究文化依赖幸福时的负面影响,巴斯蒂安和他的同事们完成了一份问卷,研究当别人希望我们不要经历负面情绪状态(抑郁和情绪等)时,我们的感受。)。结果表明,分数越高,幸福感越低。

Bastian还发现,当人们经历负面情绪,感受到社会压力时,并不会感到社会孤立,反而会更加孤独。这证明了生活在一个重视快乐、丑化悲伤的文化中,与快乐的减少有关。

接下来,他们选择了大约100名超过抑郁症临床试验限制的参与者,并积极开展了为期一个月的“日记”研究。这些参与者被拒绝在每天结束时完成一项调查,包括当天的抑郁症状以及他们是否感受到了“不抑郁”的社会压力。Bastian发现,感受到“不应该抑郁”的社会压力的人,第二天抑郁症状有所缓解,但之前的抑郁状态预示着不会感受到社会压力。

这证明了感官本身感受到的社会压力导致了抑郁症的症状。实验幸福室以拒绝告终后,巴斯迪安和他的同事们再现了一个微观社会环境。他们用快乐书和励志海报装饰了考场(“快乐屋”),并放入了一些研究资料、一些写有“保持快乐”等“好词”的笔记和一些朋友享受假期的照片。

参与者分为两组,一组被逐一领至“快乐室”,并被告知其他测试室已被占用,不能使用研究者之前使用的房间;另一组被一个接一个地带到没有幸福元素的房间。接下来,两组参与者都被拒绝做填字游戏,并被随机用于两组问题。当参与者没有解决几个谜题(“谜题组”)时,研究人员惊讶而沮丧地回答说:“我以为你至少可以再提几个问题,但我们必须开始下一个任务。

”然后,参与者开始排便锻炼5分钟,但停止了12次。每次都要解释自己是不是走神了,当时在想什么。这个过程是用来检查他们是否还在重复之前未完成的拼图任务。

结果显示,那些在“快乐室”经历过“结束”的参与者更容易对自己结束的原因感到不安,是在普通考场结束的参与者的三倍。然而,没有在“快乐室”结束的参与者(“非常简单的小组”)没有反思他们的填字游戏。

此外,研究结果还表明,参与者在排便锻炼中反思越多,负面情绪越少,在“快乐屋”中经历过结局的人感觉更糟。担心负面事件还是和抑郁水平下降有关。通过这种还原的微观“幸福文化”,研究者发现,在这样的环境中经历消极的挫折,比在没有特别强调幸福的环境中经历一定的挫折更糟糕。

Bastian指出,有研究指出,西方文化不仅使幸福全球化,还使抑郁症流行。在关注打破个体层面的社会文化价值体系时,要批判当下的文化价值观是否真的让我们快乐。

E星体育

链接过滤器可以反映抑郁程度。最近,一项新的研究表明,人们在照片共享网站上发布的照片可能隐含着视觉“线索”,有助于预测抑郁症的状态。哈佛大学心理学研究生安德鲁里斯是这项研究的首席研究员,他回应说,设计的计算机软件可以用来扫描这些信号背后的照片。

里斯在研究中找到了166名参与者,并要求他们分享他们的社交媒体新闻以及精神和身体健康史。该软件评估了近44000张收集的照片,以发现未知的抑郁症视觉信号。

结果表明,该软件的“临床”准确率达到70%以上。在里斯的研究中,与健康参与者相比,抑郁症患者发布的照片更蓝、更灰、更暗。

“抑郁症患者也更喜欢选择‘墨池’滤镜,将彩色图像处理成黑白照片。”里斯说,“健康的参与者更喜欢巴伦西亚滤镜,它可以让照片变得更冷、更暗。研究人员指出,这是对抑郁症患者更有可能自由选择过滤图片所有颜色的过滤效果的回应。

报告称,抑郁症患者也较少发表肖像,这可能是因为他们不太可能参加大量的社会活动。对于里斯的研究,纽约西奈山贝丝以色列医疗中心的精神病学家伊戈尔伊谢尔做出了回应。多年的研究证明,患有抑郁症的人更喜欢更深或更深的颜色。“这就是为什么抑郁症在英语中也使用‘蓝色’,也是为什么人们把抑郁症描述为黑色或乌云。

”Coffee Iecher说:“抑郁症患者没有选择穿深色衣服的自由。他们一般不阻止暗淡的性刺激。”“抑郁症不容易临床使用。

我们使用的计算模拟可能会得到帮助,而不是与致力于做出准确心理健康评估的卫生保健工作者“竞争”里斯说。女性的产前恐惧症不容忽视。产前准妈妈往往没有焦虑、情绪、抑郁、恐惧、嗜睡、脾气等状况,产后恐惧症导致的重度抑郁症患者甚至不会踏上自杀的道路。


本文关键词:E星体育,e星体育官网,e星体育登录,e星体育平台

本文来源:E星体育-www.murietaonline.com